mib6s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致命偏寵-第443章:他知道你在邊境的事嗎?展示-x13ds

致命偏寵
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
商郁最终也没告诉秋桓,他到底为什么要当众公开自己和黎俏的关系。
另一边,宴厅二层的长廊咖啡厅,穿着晚礼服的黎俏坐在高背沙发椅中,望着对面的黎家夫妇,垂眸搅拌着面前的咖啡,“爸妈,你们能稍微收敛一下么?”
辅臣 凉小小
好歹也是个有头有脸的首富夫妇,至于笑得像是两尊弥勒佛?
相比而言,她大哥就冷静多了,甚至可以说还有点严肃。
这时,黎家夫妇压了压嘴角,但两个人的眼里都染满了笑意,“闺女啊,你俩打算什么时候结婚?”
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。关注VX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领现金红包!
黎俏搅拌咖啡的动作一停,诧异地抬起眼皮,“现在提结婚是不是太早了点,而且……你们同意我和他在一起?”
当初她说有男朋友的时候,爸妈的反应可绝不是今天这样乐见其成的态度。
仅仅因为对方是南洋商少衍?
黎家夫妇视线交汇,还没出声,黎君蹙着眉摇头道:“我不同意。”
几人循声望着他,黎俏心下好笑,端着咖啡抿了一口,“大哥不同意的理由?”
黎君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,一派严谨肃穆的神情,“俏俏,我不否认商少衍在南洋的地位,但你和他在一起,能幸福吗?”
他是男人,看问题的角度和女人不同。
商少衍为什么没人敢惹,排除他背后的势力之外,还有一个最大的因素,就是他的不确定性。
將門 鳳 華
到目前为止,没人知道商少衍背后的势力有多深,可这不影响大家对他近乎妖魔化的传言。
当你没办法完全了解和掌控一个男人的时候,这对女人来说,就是未知的隐患。
黎俏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咖啡杯,瞥着黎君,淡淡地说:“那大哥觉得宗悦和你在一起,能幸福么?”
反正,她觉得她比宗悦的幸福指数要高很多。
至少她和商郁是两情相悦,宗悦呢?完全是一头热。
黎君被这句话堵的哑口无言,张了张嘴,竟发觉自己无话可说。
这会,黎广明幽幽睨着黎君,毫不客气地拆台,“人家你妹夫还当众公布恋情了呢,你给人家宗悦什么了?”
黎君突然觉得他就多余过来。
段淑媛也白了黎君一眼,转而看着黎俏,语气特别和蔼,“俏俏啊,别听你大哥胡说八道。
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,只要你们互相喜欢,爸妈肯定支持你。”
黎俏一眨不眨地看着黎家夫妇,扬了下眉梢,“所以……爸妈同意?”
夫妇俩异口同声地点头,“同意。”
黎俏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吊灯,感觉挺诡异。
“俏俏啊,商老先生真的要来提亲?”黎广明盯着黎俏的表情,问出这句话,甚至还带着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紧张。
黎俏抿了抿唇,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,他之前没跟我说。”
“没事没事,改天……我给商老先生打个电话问问。”
……
半小时后,黎俏从长廊咖啡厅折回晚宴现场。
楼梯口,她碰到了贺琛和屠安良,两人不知在交谈什么,从侧面看去,能清楚地瞧见屠安良剧烈起伏的胸膛,明显怒不可遏的样子。
黎俏提着裙摆走下旋转楼梯,本想直接错身而过,屠安良一看到她,眼睛都红了,“琛哥,你直说吧,商老大要收了我城南的控制权,是不是为了她?”
今天只是南洋大会的开幕晚宴,接下来的三天才是他们地下几方势力碰头的重要时刻。
结果今晚就已经传出了消息,说是商少衍要撤了他在城南的控制权。
屠安良根本无法接受。
这些年他们各自占山为王,互相牵制。
通灵纪实 黑色绵羊
商少衍就不怕他狗急跳墙?
这时,贺琛没骨头似的倚着栏杆,看了眼从旁路过的黎俏,尔后睇着屠安良近乎扭曲的面孔,言语淡凉地说道:“你自己这些年在城南都干了什么,还需要老子提醒你么?
再说了,目前南洋大会才刚开始,听到一点风声你就坐不住了?
人家当狗仔还得挖地三尺找新闻呢,你道听途说就以为是真的?”
屠安良似乎没料到贺琛会这么说,当场怔住了。
他斜睨着黎俏的背影,攥着拳头的手逐渐放开,“琛哥你这么说的话,那我就暂且信你。
我也觉得商老大不至于为了个马子就敢随便破坏南洋的势力分布。
毕竟,我城南那块地,也不是谁想吞就能吞的。”
黎俏听到这句话时,已经走下了最后一级台阶。
她幽幽回眸,恰好看到贺琛抬腿踹屠安良,“你他妈想死别拉着老子,在背后念叨人家女人,你有几条命够赔?”
大概,屠安良确实想不到,南洋大会之后,城南再不会有屠安良,而是……城南秋桓。
……
宴会厅,黎俏走进大堂就下意识看向了休息区。
商郁和秋桓还坐在一起闲聊着,旁边还有两个男人,分别城东乔子漾,和城北顾瑾。
男人在谈事,黎俏也没想过去打扰。
她不紧不慢地走到自助餐台,刚夹起一块果切,身边有一道人影靠近,“黎小姐。”
黎俏没有回头,看都不看对方,拿着餐盘淡淡地应声,“景二少。”
“他知道你在边境的事吗?”
景瑞安那张清隽的面孔透着几分不正常的酒红。
从商少衍公开他和黎俏的情侣关系开始,景瑞安就难以冷静地喝了无数杯香槟。
黎俏偏头看向他,“你想说什么?”
景瑞安抿着唇,呼吸急促,“他知道你在边境杀过人吗?”
他亲眼见过,但他认为商少衍不一定知道。
黎俏漆黑的眸子瞬也不瞬地看着景瑞安,两人目光交错,一个炽烈如火,一个冷然淡漠。
而这一幕,落在不远处的商郁眼里,便显得不那么正常了。
景瑞安曾在五巨头会议那次,就纠缠过黎俏。
男人幽深的冷眸逐渐眯起,眼底涌现出危险的波澜。
秋桓注意到他气场微妙的变化,顺着商郁的视线看去,几秒后轻笑调侃,“人家许是在闲聊,你都公布身份了,谁还敢撬你墙角?”
这时,城北顾瑾打量了几眼,不禁蹙眉道:“那是景家二少?他表情好像不太正常,是不是又受什么刺激了?”
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