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6a09優秀小說 腹黑太子極品妃 夢無限-第168章 混進府閲讀-e8tio

腹黑太子極品妃
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腹黑太子极品妃
“没,没事,多亏了玉儿,要不然……”
苏洛从玉儿怀里站直身体,捂着胸口一阵后怕,好像真的被吓的不轻。
单看那一撞,你很难看出苏洛是个修士,只当这位大小姐弱柳扶风,不经一撞。
陆婷本人也有点呆,那一撞她没用多少力气,她以为苏洛怎么着也应该是个修士,就算不高至少也得是灵者吧。
没想到苏洛身上居然没有一点实力。
司南家的人是疯了吗?居然推出这么一个弱鸡当代言人。
还是说苏洛其实是司南家推出来的牺牲品,目的是吸引他们的火力,然后司南家族的余孽暗中使坏。
陆婷越想越觉得有道理,这个苏洛就是一个牺牲品,她真的要在一个牺牲品身上浪费时间吗?
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有必要。
因为苏洛是司南圣最后见的人,灵石矿的消息肯定握在苏洛手里,如果能接近苏洛,就有机会弄到灵石矿。
心思百转间,陆婷已经上前施礼,真诚道歉。
“你这小子长的不错,不过跟太子殿下一比,还是差了一大截。”苏洛上上下下打量陆婷,眼睛里满是挑剔。
玉儿站在旁边一阵狂点头,相当给力的补刀。
“小姐,您怎么可以拿她跟太子殿下比呢,这位公子长的好看是好看,就是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子脂粉味,说不定啊~”
玉儿扯着长腔一脸嫌弃,“说不定是哪个小馆里走出来的兔儿爷,专门勾搭良家妇女赚黑心钱。”
兔儿爷!
陆婷被这个称呼气的头顶冒青烟,她哪像兔儿爷了?她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子英气好吧。
再说了,兔儿爷有她这般实力吗?有她这些肌肉吗?
“说的有道理,一个大男人居然学着女人的样子擦脂涂粉,确实不正常。”苏洛附和,挑剔的眼神如眼扫视陆婷全身。
当看到陆婷胸前的小土丘后, 苏洛心里啧啧两声,这位女扮男装一点都不专业,破绽太多了。
“可不,这么宽的路走不开咱们三个人,真是好笑,以为一撞一抱就能勾搭上呢,啧啧,真是蠢的可以。”
玉儿继续下刀子,眼神扫一圈四周,大街上空空荡荡,三个人的大街还能撞肩,这瓷碰的极不专业。
“真不专业。”苏洛附和,乐的眉眼弯弯,一副我早就看穿一切的模样。
随着主仆一搭一唱连损再削,陆婷的脸色从愤怒变成羞红,她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犯了那么多错。
宅在随身世界 明渐
鹰变 风三雷
也是,三个人的大街还能撞在一起,这得瞎成什么样子啊,明显是心怀不轨啊。
于是乎没脸见人的陆婷抬袖庶脸狂奔而去。
目送陆婷消失,玉儿满是惆怅的问道:“小姐,你说她还会往咱们面前撞吗?”
“怎么呢,你还想与她相撞呢。”苏洛打趣道。
玉儿咂么一下嘴,这么蠢萌的小姑娘不多玩几次,有点浪费啊。
“小姐,她下次再出现时,咱们把她打晕卖进百花楼吧。”玉儿空发奇想,“然后咱们躲在暗处看乐子。”
哟,苏洛挑眉,挑起玉儿的下巴仔细打量片刻,这才问道:“老实交待,是不是你想逛花楼了?”
“嘿嘿,没有,怎么可能,绝对不想。”玉儿眼神闪烁,打死也不承认,这要是让太子殿下知道有她好果子吃吗。
“行啦,改天带你进花楼逛逛 。”苏洛眨眨眼睛,也没谁规定花楼必须男人逛,女人也是可以逛滴。
咱也不干啥,听个曲,看个舞还是可以滴嘛,反正姐不差钱。
两个心大的主继续走在无人的大街,把陆婷抛到了脑后,却不知陆婷跑到无人的角落气哭了。
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指着鼻子说蠢,真真是气死她了,就不信混不到苏洛的身边。
只是怎么进呢?陆婷哭了一会一抹眼泪不管了,她要卖、身进府当小斯。
侯府不收人没关系,那个当家的小妾是个眼界窄的,只要塞给她银子,肯定能混进去,就这么滴了。
就这样陆婷托了关系走了后门,来到了孙姨娘面前,孙姨娘这两天过的风声水起,有滋有味。
以前管家名不正言不顺,很多事情都插不上手,现在不同了,她现在是奉了侯爷的命令管家,谁敢不听她的,拖下去打板子。
打几回就老实了。
如果一定要让孙姨娘说哪点不好,那就是银子,接管了账房后才知道长宁侯府穷的可以吃土,连买米面的银子都没有。
孙姨娘不是没想过找长宁侯讨要银子,问题是长宁侯说了,银子都在库房,能管家就管,管不好就把权力交上来。
那意思孙姨娘听懂了, 想管家就往里面贴银子,别想从长宁侯手里扣银子。
交出管家权那是不可能滴,现在长宁侯没有银子,以后还没有啊,那可是侯爷。
正为银子发愁呢,就接到了一个往府里塞人的生意。
给的钱不多,也就是百十两,就这也让孙姨娘眼前一亮,看到了生财之道。
孙姨娘知道各府都有往别人府中塞眼线的习惯,她觉得这花钱进府就是进来当眼线的。
正经主母知道这种事情肯定会勃然大怒,可孙姨娘不是正经嫡母,她只是一个穷疯掉的小妾。
二话不说收银子办事,把陆婷收进了侯府,寻问陆婷想在哪里当差?
问话的时候孙姨娘的手心朝上抖了好几下,那意思很明显,我给你选择工作的机会,你给我送好处。
好处费到位,一切都好说。
陆婷看着孙姨娘的动作暗自撇嘴,小妾果然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,一点家族观念 都没有。
明知道她心怀鬼胎,还敢光明正大的索贿,也是没谁了。
好在陆婷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银子,直接拿出一张千两银票在手里抖了几下,冷冷说道:“我要去破院当差。”
一听是去破院的,孙姨娘眼睛又亮了八度,知道这肯定是冲着克星去的。
好啊好啊,冲着克星的好啊,孙姨娘一瞬间就想到了借刀杀人,只要苏洛一死,那司南琴的嫁妆就是她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