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3bpm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《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》-第278章 懺悔讀書-gya33

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
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
罗美心没有否认。
废柴召唤师:逆天小邪妃
冷清悠却站住了理,“燕明棠,都到这个地步了,你也该认清罗美心的真面目了吧,你觉得可笑吗,你给冷中州戴了绿帽子,别人又给你戴了绿帽子,这才真的是报应不爽。”
“你够了冷清悠,你说这么多不就是为了拖延时间,不让我们找宝藏吗?你的鬼主意少打。”罗美心恨恨地说道。
冷清悠不屑地瞥了她一眼,“我就是不拖延时间,你认为自己能找到宝藏吗?还怪我拖延时间,你们是不是也太搞笑了。”
“老婆,别给他们废话,让飞扬把他们都绑起来,然后把她们几个送到大山深处,再也别让他们出来。”
燕厉寻没头没脑的话让罗美心她们一头雾水。
冷清悠却理解的明明白白。
这种事他们又不是没有做过,不就是以其人之道 还治其人之身。
既然罗美心那么想要宝藏,那就让他们永远陪宝藏一起就在燕来山。
冷清悠和燕厉寻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李飞扬、秦朗、程俊和孟追已经上去拿人。
陈商的人说话间也很快赶到。
“快,把他们围起来。”他有条不紊地指挥手下抓起了罗美心、燕明棠、罗素妖和耶利亚。
“什么情况?不是说你们只带了这几个人过来吗?”罗美心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。
不公平,为什么又打她一个措手不及?
罗天也绝对对他们有偏爱。
“你们不能抓我,我只是跟着凑热闹,我可没打人,也没想要宝藏,更没有人透露过宝藏的消息。”罗素妖为自己争辩着。
耶利亚却只是嘴上说说,手都没有挣扎一下。
明明她开口,燕厉诚便会留下来。
可她并没有没有看燕厉诚
冷清悠瞥了她一眼冷声道:“都带走。”
“大嫂,放了耶利亚吧,她不是有心的,你在给她一个机会好不好?”燕厉诚为了耶利亚赶忙向冷清悠求情。
冷清悠却对陈商说:“连阿诚一起带走。”
燕厉诚惊讶地睁大了眼,“大哥,你也不为我说句话吗?”
燕厉寻却只附和着冷清悠的意思说:“阿诚,你先跟陈商的人回去,有什么事,我们下来再说。”
“不,你们不能这样对阿诚哥哥,他什么都不知道,都是我的错。”耶利亚看到冷清悠和燕厉寻对耶利亚毫不留情,马上吼道。
是的,过错都是她一个人的,凭什么不知情的阿诚哥哥也要受到连带责任?
冷清悠别过头去,燕厉寻高声喊道:“堵住他们的嘴,马上带走。”
燕明棠嚷道:“燕厉寻、冷清悠,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们。”
罗美心也喊道:“我要宝藏,你们休想独吞。你们要感独吞,我就把宝藏的事,公之于众,让所有人都知道。”
冷清悠冷笑着看了她一眼道:“你想多了,你和燕明棠会留在这里,永远的留在这里,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也会永远留在这里。”
“你想做什么,冷清悠?”罗素妖脸上惊恐至极,“我可是名人,我要不见了全世界都别想好过。”
这次不知冷清悠和燕厉寻,连绑他们的手下都笑了。
“笑什么笑,有什么可笑的?”罗素妖扭动着身体,继续挣扎。
“当然是你可笑,罗素妖你太天真了,当初你既然选择来到这个地方,就应该为自己的天真负责。你以为你是谁,十八线小明星都算不上,有什么脸称自己为名人?”
冷清悠很不客气地指出她的话里虚伪。
但是罗素妖却没有觉得难堪,而是继续道:“我就是名人,你不能这么贬低我,厉寻哥哥也是我的,你不配得到它,你这么恶毒的女人,就该早点死掉。”
燕厉寻没有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,他一巴掌把罗素妖的嘴扇歪。
罗素妖话都说不清楚了还在吵吵。
“厉寻哥哥,你怎么能打我,我可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,你们看看我的鼻子歪了没有?”
罗素妖的鼻子刚刚整过,脸也满是玻尿酸。
燕厉寻打过之后满是嫌弃,他拿出纸巾擦了擦手,才压制住想要吐的感觉。
青梅竹马的总裁先生 江年何月
“马上带走。”
陈商的人带着罗素妖、罗美心和燕明棠去了一个方向,带着耶利亚和燕厉诚去了另外一个方向。
燕厉诚瞬间明白燕厉寻的心思。
原来这一切都在大哥的掌控之中,看似已经脱离掌控,却又能时时刻刻把路面拽回来。
耳边终于安静下来。
冷清悠转过身对秦九说:“现在带我们去找宝藏。”
秦九木然地点点头,却没有动。
“没听到我说的话吗?如果我猜得不错,你交给冷国成的钥匙不过是个***,实际上这把钥匙什么用处都没有是吧!”
冷清悠肯定地说道。
秦九的眼里也瞬间有了光彩。
“大小姐很聪明,还是让你发现了。”秦九喃喃说道。
“如果钥匙有用,你就不会自己跑到燕来山找宝藏。你也真够可以的,想拿我秦家的宝藏对妈妈求婚,你到底有没有脑子。就你这点智商凭什么对我妈妈说爱?”
月 出雲
冷清悠的 指责让秦九羞愧。
燕厉寻也附和着说:“枉你长得义胆忠肝,没想到你也会做这种事。你这么做不只是让我们伤心,还害岳母搭上了一条命。如果她知道你这么做,肯定也会死不瞑目。”
秦九连忙跪地磕头,“大小姐,姑爷,我不求你们原谅我,只求你们让我带你们找到宝藏赔罪。等找到宝藏,我便下去陪她。”
他说得情真意切,让冷清悠不得不给他这个机会表现。
“好吧,那你在前面带路,如果你有任何不轨之心,我都不会放过你。”冷清悠同意之后,还不忘威胁他。
秦九神色郑重的道:“我这条命就到现在已是多余,要不是为了她,我又怎么能隐忍这么多年。可惜我用错了力,再也没有机会看到她。
最爱她的是我,没想到最后害她丢失姓名的还是我。我真是该死,不敢奢求你们原谅。”